每天他总是最早上堤

2020-05-05 14:06

7月7日,险情得到了控制,突击队撤回营地休整。团里召开表彰会,刘安军等14名预备役战士被评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8日13时,党员突击队上堤抢筑子堤,刘安军与100多名村民一起奋战到17时,筑起一道百米长、半米高的防洪子堤,锁住了洪魔,为上万群众筑起一道安全堤坝。

7月1日,巢湖市夏阁镇小朱村堤圩出现塌方险情。正在组织编组分队成建制训练的安徽省某预备役团三营立刻决定抽调骨干成立抗洪抢险突击队。刘安军第一个报了名。

完成突击抢险任务后,刘安军又主动参加村里巡堤,白天包段巡护2公里大堤,夜晚轮班巡查8.9公里大堤。每天他总是最早上堤,最晚下堤。村民王宽木和他一起巡堤查险时,见他太累,劝他要注意休息。刘安军说:“水这么大,随时都有险情,我哪能多休息啊?”

当他得知汪家圩出现长达百米的漫堤险情,村里决定挑选15名党员组成党员突击队时,刘安军毫不犹豫报名参加。

7月5日11时,和县功桥镇功桥河东圩突现两处埂堤塌方。刘安军与队友闻险而动,他用沙袋垒完自己负责的30米埂堤加固任务后,又帮助身边的队友运送沙袋,一直干到20时左右,队友劝他休息一会儿,他摆了摆手说:“没事,干完再说。”

在刘安军遗体告别仪式上,从家乡亲人到部队领导,从抗洪战友到党政干部,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送英雄最后一程。

刘安军牺牲的消息传到抗洪一线,他所在的西埠镇党委当天发出向他学习的决定。镇党委书记熊英华说,在组织开展的向抗洪英雄学习活动中,已有15名优秀青年在枣林圩运粮河大堤上火线入党。马鞍山军分区、和县人武部、某预备役团也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学习抗洪英雄事迹,争做抗洪抢险尖兵。

6日12时,巢湖市西坝口水位上涨出现漫堤险情。突击队又风雨兼程20公里赶到堤圩险段,紧急抢筑子堤。与刘安军一起抢险的队友张在磊说:“我累得直想躺在大堤上睡一会儿,可一转身,发现刘安军仍在不停地扛运沙袋,右肩头磨破了就换成左肩扛,实在扛不动就拖着沙袋走,我心头不禁一酸。”

曾在一线目睹刘安军抗洪身影的和县人武部部长徐胜感慨地说,军人本色是刘安军身上最鲜亮、最深沉的底色。分段包干加固堤坝中,他干得最快、完成最好,看见别人没干完,又主动帮着干。在汪家圩抢险中,只要是交给他的任务,他总是竭尽全力完成好,从不抱怨,从不懈怠。

刘安军退伍前所在的江西省吉安军分区干休所政委李龙勤,在追悼会上泪水涟涟,泣不成声,“在部队,抗洪抢险、扑灭山火就总有你的身影。你是一个危难关头从不缺阵的军人。如今,尽管已经脱下军装,在人民需要的时候,你仍不改军人本色,奉献牺牲……”

和县县委书记刘殊动情地说,今年和县遭遇了1962年以来最大的雨情,雨量是1998年的1.3倍,域内河流发生险情400余处,重大险情近百处。正是因为大堤上有刘安军这样的抗洪英雄坚守着,全县上下众志成城,没溃一堤,没坏一圩。

那晚,刘安军回家时已是深夜,生怕吵醒已经熟睡的妻子和女儿,就脱下衣服躺在了沙发上。万万没想到,他终于支撑不住疲惫的身躯,永远地倒下了,献出了年仅33岁的生命。

这天晚上,齐业富20时左右离开大堤时,刘安军仍坚守在大堤上。第二天早晨6时,齐业富刚起床,就听到隔壁有人喊“刘安军出事了”。等他跑过去,发现刘安军的心脏已停止了跳动,脸上透青,大腿、胳膊冰凉,肩膀上带有磨痕。

“书记,明天有什么任务?”7日晚,刚刚从巢湖赶回老家和县西埠镇盛家口村,刘安军还没进家门,就先找到在村里挂职的第一书记季道定受领任务。

走上刘安军曾经巡防的河堤,写有刘安军名字的标牌依然矗立,经过洪水考验的大堤依然坚如磐石。站在河堤上,记者不由得想起刘安军剪贴本中的一句话:“神州孕育出的伟大抗洪精神,必将永远流传……”

刘安军身高一米八二,个子大,又是突击队的旗手。每次,他都把红旗插到最危险的地方,战斗在最需要的地方。短短7天,他和战友们转战了3个乡镇的堤圩,排除险情5处,构筑子堤350多米,抢修塌方堤坝200多米。

“他把堤坝安全看得像生命一样重要。”村民齐业富说。7月12日,与齐业富一起巡堤查险时,刘安军发现了3处险情,并插上小红旗作标记。齐业富说:“其实,那些险情点只要流清水就没啥事,一旦变浑浊,才需要立刻处置。安军却几乎每半个小时就跑过去查看一次。由于劳累过度,临近中午时,他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回家吃过饭却又匆匆赶了回来。每完成一次巡堤,他就躺下休息几分钟,然后又爬起来巡下一次。”

预备役排长任俊涛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那晚下着瓢泼大雨,突击队赶到20公里外的险堤时已是深夜,临近堤坝道路阻断,运送物资的车辆开不进去,只能靠搬运。装编织袋的包有100多斤,道路又窄又滑,刘安军抢先扛起一个就向前跑。这次紧急行动,一直持续到凌晨5点。“每次他总比别人多扛一点、多干一点、多走一趟,从不叫苦叫累。”任俊涛说。

安徽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沿江地区遭受特大暴雨袭击,江河水位猛涨,堤坝圩堰险情不断,巢湖告急、庐江告急、和县告急……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威胁。